德甲

紫域之巅 第二十七章 倭族人

2020-01-16 18:5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域之巅 第二十七章 倭族人

红霞映红半边海天。

也映射到了‘霄鳞岛’的码头。

人影拥挤中,两帮人不和谐的对话,顿时使的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嗯!xiǎo子,不要给脸不要,这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了。其实你根本就没资格和我们説话。〞

〝吆喝,狗胆不xiǎo,在这里也敢飞扬跋扈的。你是不是喝醉了,还是脑袋让驴踢了。怎么还説反话呢?〞

〝混蛋,你説什么?〞

〝混你个棒槌,这么清楚的话,你们没听到吗?耳朵也被驴踢了?倭族很了不起吗?xiǎo爷没听説过。都听好了也许别人还有个商量,至于你们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赶紧离开,识相的就安稳一些,要不早晚客死异乡。〞

〝八*,你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説着就要冲上前来动手。

〝住手。你们不要太过份啊?〞

〝是啊,异族人在我中州的地界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嚣张?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我説倭族的,你们有些做过了啊!〞

……

有些‘霄鳞岛’武者和别的家族势力的人有些看不下去了,叫倭族这么一闹腾説不定大家都没有机会了。

再怎么説,这里也是中州的地界,就算你们倭族再怎么喜好吃食这些鲸类的肉也要有个尺度吧?这里毕竟不是你们的地方。

〝嗯…!〞

他也意识到好象有些太霸道,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然后就是另一幅嚣张嘴脸。

〝哈哈哈,有谁不服气站出来。看看xiǎoxiǎo的霄鳞岛有多少份量,谁来出战?〞

不説倒好,有人一説他这到来劲了。

〝嗯哼…!我説这事个大家伙没有关系。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不得了的本事,敢在这杵厥上横的,冒充大尾巴狼。〞

这事跟那些説话声援的人没有一diǎn关系,或许是有许多人看不惯,但真要人家出手。那就有些説不过去了,毕竟这事是他们陈宋两家的事情。

这时船上的武者也围了过来,那青年虽不是这里修为最高的但那也算是东家,要説动嘴是他出面,动手最起码现在是不会叫他先上的。

陈家在岛上有不少的产业,自然也会养不少武者来维护安全的,何况谁家没有几个合心死党呢?

〝少爷,你是这里主事的。你不能有什么闪失,就让楚某来会会他们。〞

〝也好,楚叔你xiǎo心一diǎn。下手不要太重啊!教训一下就行了。〞

〝知道了。〞

这人叫楚霄,也是陈家的老人,虽是外姓,不过也是十几年的护院做下来,陈家也不拿他当外人。

众人都后退,让开一块三丈的地方来。‘霄鳞岛’虽然不是这一个码头,但每个码头的面积还是不xiǎo的。

周围这时也是有着几百号人在看着热闹,其实人家都是冲着那还在海水里的‘赤眼鲨’来的。

那东西,不説全身都是宝贝吧。不过就那普通的肉也是xiǎo孩子健体长肉最高档的补品,何况还有别的功能的。总之大家都是比较新奇,它最终的去向。

哪想这帮倭族人出来横插一脚,而且还气焰嚣张,虽有些气愤,但不怕事的还是占少数的。

当然也有存心看热闹的,毕竟这是一个很大外财,总有人会妒忌,就在那帮倭族人后面就有两伙这样的人。只是人太多他们没有表现出来。

楚霄跨步向前,伸右手一个亮掌:〝楚某不才,想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

那个説话的倭族看了看面前的楚霄,眼睛一眯,〝xiǎoxiǎo的武师还不值得我出手。〞他向前一摆手,一个二十多岁的倭族青年出列,把身上的长刀放下,缓步向前。

…………

一桶冒着热气的清水现在已经有了些乌色,冬寒这一路的疲乏汗迹也都随之而去。

〝哈哈,舒坦。难怪人都説,洗洗澡泡泡脚,舒服一秒是一秒呢!这话确实很有道里啊!〞

可见冬寒从昨天到现在一路的逃命奔波也是拼了老命了,虽然身体恢复的挺快。可这身汗迹却是无法去处的。

宋xiǎo彪和那个女孩在外边吃着晶莹的水果,香茶阵阵。看到冬寒出来,〝哈哈,兄弟你还挺快的,时辰尚早我们去集市转转,xiǎo妹已经定好的包厢,稍后我们就过去。〞

〝烦劳了。〞

一个五十岁的老者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块白色的玉石,上面篆刻着一个‘水’字,后面还有一片波纹伸手放在冬寒的手里。

〝公子既是二公子的朋友,老朽也就不能不表示一下了。这是我们水纹坊的贵宾玉牌,一般附近大xiǎo岛屿的浴堂都会有七折的折扣的,还有免费的香果奉送,还请公子不要推却。〞

〝呃,那就谢谢了。〞冬寒接过放在贴身的皮囊里。

随着兄妹俩在人群中游走了一会,来到他们定位置的酒家。

〝春江醉,嗯﹔是够气派的。〞

酒楼三层,没有挂幌,但这绝对不比大陆上的装饰差,发着黑光的条石,古句龙飞凤舞,青砖也有简笔山水线条素画,虽是简单,但颇为形似。楼台亭宇的边角都有铜铃遥坠。

朱漆的红窗,粉色的纱帘。到是有些让人感觉好象来错了地方。

青衣的伙计,门前站了五六个。看到宋xiǎo彪和那个女孩,马上就有一个伙计迎了上来。

〝二公子,三xiǎo姐里边请。您定的房间已经给您diǎn上了香草,请随我来。〞

这一路过来,冬寒也看出来了,这二公子在这里溜得很,这人交际很不错,而且面子很阔。説明平时的他们宋家的口碑不错。

冬寒自然也能看出人家都是诚心的。没有敷衍和巴结拙作的意思。

顺着正厅的宽梯上了二楼,再上到三楼。房间很大,家什也是紫红木精细的桌椅茶几。

在空旷的一边还有,一处琴台,古琴幽雅无声,莹烟渺渺散发着阵阵的清香。

〝几位先坐,我去上茶。再去叫红姐过来奏琴助兴。〞

〝嗯,快些。拿着。〞宋xiǎo彪甩了一块碎银子过去。

〝谢谢二公子。〞

这伙计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香茗温热,一名丽质的女子在抚琴,琴声幽雅轻缓。恍如微风滑过绿野。

冬寒是难得有这个机会听人抚琴。虽是不明白什么曲名,但其中的境意还是能够听懂的。看那二公子就是比较的专注了。

那女孩倒是秀目無波,看来她也懂这个东西。稍后宋谦和陈咏年还有两位中年人一起随着伙计进来。

两人都是便服,一人威武正气,鼻翼两旁的法线深刻,眼神中有冷意果敢,却没有煞气。这人应该是个当官的最起码有兵权在手。冬寒在‘临海城’那边见过铁骑都尉,虽没有那人的气势大,不过这份感觉不会错。

另一位就是比较豪放型的了,腮胡连鬓,虎目阔鼻,厚嘴唇脸色略红。修为也不错,武师中境也算是一方的高手了。

几个人站了起来,那幽雅的琴声也停下来,那红衣女子起身到了一个万福。

宋xiǎo彪和那女孩也都是弯身见礼:〝两位叔叔好。〞

那个当官的,稍有悦色diǎn了diǎn头。那个大汉倒是哈哈一笑,〝你们两个最近没有偷懒吧〞

〝没有。〞

宋谦看了一眼抚琴女人,然后摆摆手叫她坐下,冲着冬寒一笑:〝xiǎo友,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

他指着那位有些一丝不苟的中年人説道:〝这位是杜威,杜营主。这位是田壮,田镖头。〞

〝这位就是我刚刚説的冬寒xiǎo友了。〞

〝两位前辈有礼。〞冬寒抱拳。

那两也是diǎndiǎn头,都是一副审视的目光,在冬寒身上来回扫了一遍,然后走到桌前坐下。

〝你去准备上菜吧?〞宋xiǎo彪跟那伙计説道。

大家落座,那个一直没有説话的人看着冬寒﹕〝不知xiǎo友是从那里来?所谓何事来这霄鳞岛?〞

〝从临海城来,是为私事而来。〞冬寒很平静的説道。

〝那么,那赤眼鲨是你一人击杀的?〞

〝不错。〞

〝喔!可知道它的价值?〞

〝不知,怎么前辈您有什么疑问吗?〞

〝疑问倒是没有,只是有些吃惊而已!〞

〝哦,我自己也还在吃惊当中呢!〞

这家伙一上来就有些象查问逃犯一样,看来这是一种通病,冬寒见过比他还要大的官,自然不会怯场的。更何况自己还有别的身份呢。

〝呵呵,xiǎo友莫怪。杜兄弟也是一时好奇。〞

〝老杜,这是私人会晤,你收收你的官威。〞

那杜威看了冬寒一眼不在説话。

〝xiǎo友可知道临海城的万马帮?〞那个豪放的汉子説道。

〝知道,还略有交集。〞

〝哦,那倒是不算是外人了。前一阵我刚刚从那回来,听説万马帮现在有两位高手坐镇,你见过吗?〞

〝见过,狂狮老人夫妇对吧。〞

〝嗯,所言不虚。老杜这xiǎo子来路没有问题。〞那人这次面色要缓和一些。

菜吃三分,酒香四溢。

那个在宋家另外的一个青年有些急促的上楼来,贴着宋谦耳朵私语了几句。

〝嗯,怎么回事?大声説来。〞

听完事情的经过,宋xiǎo彪腾的就站了起来。

〝还反天了,这帮王八羔子,这是在作死啊!父亲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

〝嗯,去带上些人。自己xiǎo心。〞

〝我也去见识一下吧。〞冬寒也站了起来。

……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于波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慈分院
吉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海口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苏州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