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鬼眼术士 第342章 滋味如何?

2019-10-13 00:00: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342章 滋味如何?

齐燕芸脸一热,羞怩地说道:“爷爷!你这说些什么呢?”

“呵!我这说的也是正事呀。”

“爷爷!是二叔二婶又烦你了?”凌痕看着老人,一下子就明白了,现在能叫得他不开心的事真是不多,姑姑与三叔三婶现在向老人讨好都来不及,如何会讲些不三不四的话了来惹老人不了。

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自断绝路,这是傻子才会干的事了。

凌若风一下子就语了。

“什么!还真是这俩个王八蛋又来气你了。爷爷,他们都说什么了?你告诉我,我好去教训他们一下。”齐燕芸愤愤而道。

“算了!这俩人也就那样了,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凌若风只得劝她,虽说儿子不孝,到底是是他亲生的,也不想他有个啥了。

这就是当父母的心了。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凌痕眉头一皱,脸上显现一些怒色,几次出手给了二叔夫妻一些教训,只当他们早有了记性,那知一点效果也没有,这俩人真的是药可救。

这也就把他给激怒了。

“这怎能就算了,他们欺负你,我看着郁闷得很,说什么也得去教训他们一下的。”

说着,转身就要出去找他们算账。

于艳一把拉住了她:“现在这事由痕作主,你着什么急了。”

“他不是站着不动,屁都不放一个,谁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小齐!这事就别闹了,他们只是讲了一些难听的话而以,也没作了什么,这事再闹,只是叫得街坊们笑话而以,还是算了。”凌若风可不想因为自己而叫孙子去跟他们理论,这闹了起来只有丢人现眼,闹一两次也就够了。

“就这么放过了,那也太便宜他们了。”齐燕芸愤愤不平地说道。

“现在你还不算是凌家的人,这些事交给痕来处理吧,等哪天你正式的成为这家的主人时,再站出来说话吧。”于艳好意地劝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了,难不成眼睁睁的看着爷爷被他们欺负吗?”齐燕芸瞪了她一眼,极是不悦,心想你这不管事也就罢了,却还拦阻我,是不是太过份了?

“爷爷被欺负自然要管,不过得痕来处理,现在是身份的问题,你要是插手的话有些不太好看。”

“切!现在谁还管这个了,不是有路见不平一声吼,事有不公有人管吗?何况还是我们的爷爷,这事就真不能不管了。”

于艳被她说得一阵语,瞧了瞧凌痕。

凌痕明白她的意思,头一点:“那个……燕芸呀,这事我先看着,只要不是过份离谱,就没必要搞得太那个了,当然,他们要是不知好歹的话,我不介意出手教训他们,这一次非得来个狠的,否则他们尾巴还不翘上天了。”

“早该出手了,就是你瞻前顾后,一个死脑筋想的事太多了,换了是我的话,早就不客气了,非得给他们一个好看,拿针来把他俩的嘴给缝上了,再他们还说得出话来不。”

于艳与凌痕:榜:一下子就笑了。

凌若风也笑道:“瞧你这说的,这事怎能这么干了。”

“对这种人就是不要跟他客气,你们就是心太软了才被他欺负的,都说坏蛋就是要用非常手段来教训,不然怎长记性了。”

她到底是道上出身的人,所想到的手段自然也是那一套了。

不过她的话还是提醒了凌痕,如果不提前作个准备的话,什么时候都处在一个背动的情况下,这种感觉一点都不爽。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有了主意,怎也得去问候一下二叔二婶,不然他们还真当我凌痕怕了。

看着他脸上的笑意,于艳就知道他心里有了主意,也是一笑。

……

凌宵云与李华莫名妙其的遇鬼,搞得心里惶恐不安,认为这事一定跟凌痕有关。

原因是,他所买的那幢楼房原就闹鬼,现在他那么是不闹鬼了,自己家里吧,却又闹起了鬼来,这能跟他没关系的吗?

所以夫妻俩深信,这一切跟凌痕有关了。

尽管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想来找他理论,上次也是被他教训怕了,不敢上他家里来闹,却时不时的对老人讲些难听的话来进行打击,以泄心中的怒火。

今天又遇上了老人,忍不住又讲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心里稍微舒服了些儿。

回到家来煮饭,这正吃着,却见来了一人。

这人就是凌痕了。

对于他的到来,夫妻俩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们才与老人交恶说了难听的话,想来一定是老人跑回去跟他一说,凌痕就来理论着的。

李华翻了翻白眼,冷哼了一声:“我们家不欢迎你,滚。”

“痕!你请回吧,我们闹成这样,嘿嘿!相信谁心里也不舒服。”凌宵云也没什么的好脸色,于这个侄子他也很是生气。

凌痕并没因他们的就这样走人了,反而是坐了下来

,道:“尽管我也不想认你这个二叔,可还是想称你一声二叔。”

“不想叫就不用叫,你当我们想让你叫呀。”李华登时就叫了起来,她一旦发起疯来,那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

“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李华就不客气了,进去拿出一盆水向凌痕泼了过去。

凌痕到是想不到她泼辣到这般地步,也是怒随心起,把手一拂,李华泼过来的那盆水哗的一声就反泼了回来,泼得她一身都是。

这一着大出俩人的意料之外。

这要是什么东西也就罢了,这可是一盆水呀,他居然就这么的……

不过李华是谁呀,那是出了名的泼辣,这时她已是被激怒了,并没多想,尖叫着向凌痕冲了上来,双手乱舞。

一般女子打架,也就是仗着指甲够长,向对方的脸上、脖子手臂什么的一阵乱抓,或是揪住了头发,死死的不放,硬是拉扯下一大片下来,这也算是够狠的了。

不过她想要对付男人,这就不容易了。

她也就仗着自己是个女的,一旦与凌痕近身接触,然后叫起非礼来,到时非得给他好看不可。

凌宵云虽是于侄子没什么的好感,到还不像老婆这么泼辣,只是妻子已经出手,他想拦都拦不住,只是旁观而以。

以李华想来,自己这么一着,非得把凌痕吓得跑了出去,然看他似乎吓傻了一般,竟然坐着不动,不禁大喜。

只是她这才暗暗高兴,猛地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

扑捅一声。

李华这一摔,可是摔得不轻了。

直接来了一个与大地亲密接触,那嘴一戳,唇破齿落,血流不止。

啊!

一声惨叫,叫声惊得凌宵云的心都怦怦地跳了起来。

“你什么了?还好吧?”凌宵云急忙把妻子扶起。

只是李华根本就站不起来,而是手足抽搐着,就好像是羊颤疯发作的人一般,狂抽不止。

凌宵云吃了一惊,妻子身体一向都好,根本就没什么的毛病,怎地在这个时候竟然犯起这种毛病来了?实在是令人解了?

凌痕翘起了二郎腿,就坐在那儿,脸含笑意。

李华直抽得声音都叫不出来了,双眼也翻白,好像要断气的样子。

“坐在那里干什么,还不来帮忙?”凌宵云一个人实在是按不住妻子,见侄子还在一旁看热闹,他这就气不打一处来了:“虽说你婶子对你不怎地,可她总是你婶婶吧,现在她犯病了就得帮我送她去医院的呀?”

儿子去上班,女儿去上学,现在家里除了夫妻俩,就是一个凌痕了,见他不帮忙反在那里看热闹,当然有气了。

“你父亲饿得断了气的时候,怎没看到你有这么好的心了?怎么!你是娶了媳妇忘了爹了?”凌痕冷笑了一声。

凌宵云一怔,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这话讲得一点都没错,自从有了老婆后,父亲渐渐老了,他也就不再当他是一回事,反到是疏远了亲情,听了老婆的话后连饭也不给老父吃了。

尽管有时他也觉得这么作很是过份,不过在老婆的强势之下,他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时侄子不肯帮他,这能怨得了别人吗?

说这话时,凌痕掐着指诀的手指一松,李华也就停止了抽搐,人也一下子痪在地上,一动不动,大口地喘气。

刚才可是把她折腾得够呛了,那种滋味真是没得说的,生不如死呀。

她也搞不懂,自己以前并没这毛病的呀?怎会在这个时候犯这病了?

“滋味不好受吧?”等李华缓过一口劲儿来,凌痕一笑,问道。

不仅是凌宵云,就是李华也大诧,他这话又是什么的意思了?

这听着……好像他有什么的意思在内,俩人一时就不明白了?

李华腾的一声就爬了起来,瞪着凌痕一会,怒喝:“刚才是你搞的鬼?”她到是硬朗,又是强悍,不会是出了名的泼妇,一犯懵了起来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是谁
成都恒博医院在哪里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电话
成都恒博医院位置在哪里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简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