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异界全职业传承 第57章 极品师徒的极品囧途

2019-12-04 08:4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全职业传承 第57章 极品师徒的极品囧途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但也结束得太快了。

从一开始遭遇魔兽,到魔兽身亡,可以说整个过程就是一个奇迹一样,快若闪电的同时,又让人难以置信。

祝生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还混着没有干枯的眼泪和鼻涕,他瞪大眼睛,摸着自己头顶的一片光秃,喃喃自语:“这……这就死了?”

不远处的童安也是浑身发软,膛目结舌。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刚刚他还在想着,一旦祝生和萧铁被铁背苍狼杀死后,下一个肯定就是自己了,心中莫名悲戚的时候,剧情却是突然就逆转,变成这样。

“难道我在做梦?一个入门级的武者,怎么可能在瞬间灭杀一头黄级中期的铁背苍狼?”

两人同时呆愣,一个同样的念头这一刻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什么时候,一个入门级武者也这么厉害了?假的吧!

是啊!

什么时候,入门级的武者,也能这么厉害了?

要知道,入门级武者那可是和黄级武者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在他们的记忆中,黄级武者要杀一个入门级的武者,那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跟随萧铁出来,没有护卫,却完全不担心的原因!

然而此时,他们却发现,他们往昔一贯的认知,这一刻彻底崩塌!

童安狠狠的咽了咽口水,抹了一把额头虚汗,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向萧铁:“师,师父,铁背苍狼死了?”

正因为手骨骨折而强忍痛楚的萧铁嘴巴直咧咧,一听童安这话,立马不乐意了!

什么意思你?

感情老子拼死拼活杀了这头畜生,你还不乐意了?

他怒瞪童安:“不死还要咋地?难道你还想它活着?该死的,废什么话,赶紧给俺看看,为师手腕骨折了,难道你没看见吗?卧槽,痛死俺了,不行,等去了无名镇,俺一定要去学医,这和魔兽战斗也太危险了,俺严重怀疑,俺没被魔兽杀死,反而会被活活痛死!”

萧铁愤愤不平,因为这种疼痛对于一个穿越而来的纯正地球人来说,特别是第一次受如此‘重’的伤,的确难以忍受。

他刚刚战斗的时候还没感觉到,然而战斗结束,这种疼痛爆发,却是直接让他想当场昏迷过去,欲仙欲死。

噗!~

祝生好悬没一口老血吐出,居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亏得这家伙还能笑,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

童安嘴角也是一阵抽搐,他从未见过,因为这么一点伤势就这样的,这真的是刚刚大发神威秒杀魔兽的人吗?

怎么看,怎么都感觉违和啊!

然而此时童安也顾不得其他了,一听萧铁咆哮,没来由的心中一紧,连忙上前为萧铁处理伤势。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萧铁的骨头被纠正,童安却遭到无妄之灾,被萧铁狠狠地拍了一记大脑嘣:“孽徒!你要痛死俺啊!该死的,也不知道轻一点!”

童安顿时间泪流满面,这正骨,是说轻就能轻的吗?

感情咱帮你正骨,反而落得一个不是了……

“卧槽,孽徒,你还笑得出来!看你那熊样,也不知道俺到底上辈子遭了啥孽,居然会收你做徒弟,关键时刻屁忙帮不上,反倒是倒忙帮了不少!还不起来赶路,留这儿等着魔兽来吃你吗?”萧铁把童安骂了一顿还不够,眼看祝生居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心没肺,立马又对祝生咆哮一句,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瞬间,祝生笑不出来了,一听魔兽,早已经被吓出阴影的他麻溜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心中却是无力吐槽:“还说我,你刚刚不是也吓得不要不要的嘛!”

可惜,这话他可不敢当着萧铁的面说,特别是刚刚他的表现又的确有些丢人,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刚刚那人是不是自己的情况下,更是不敢多言。

三人马不停蹄,因为都对魔兽有了阴影的缘故,生怕再次遭遇魔兽,立刻出发。

……

无名镇,坐落于一处地貌奇特的峡谷地带,位于一处陡峭的奇峰之上,通往此镇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沿着水路一路逆流而上,之后沿着一条山脉崖壁一路攀爬而上。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去路。

水路还好说,江边有着专门以这条路谋生的渔家的情况下,对于萧铁三人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反倒是沿途的风景让萧铁三人大饱眼福。

当时正值有绵绵细雨,兴致大发之下,萧铁甚至于还在船上摇头晃脑的念了一首诗,尝试钓了一波鱼,幻想着兴许还可以尝一尝异界的野生鱼儿是个啥子味道。

打算来个‘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雨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然而悲剧的是,诗是好诗,鱼却一条都没钓起来,反倒是自己差点因为水流湍急的缘故,直接落入江里变成落汤鸡,让他无比尴尬。

当然了,就算如此,这一路也还算没亏,毕竟光是沿途风景,就足够值回票了。

可是,这崖壁小路就……

萧铁脑袋高高的抬起,脖子都酸了,好半响,他咬牙切齿的扭头看向那船家,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老人家,你真的确定,这条路就是前往无名镇的唯一道路,没骗俺?”

卧槽!

别开玩笑好不!

这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这路,人真的能走?

萧铁满头黑线!

别说他,就连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祝生和童安两人,也是心中一阵发毛!

只见他们面前,一座登天般高耸的断崖屹立,自他们面前,一条小路蜿蜒盘旋,陡峭险峻,一路向上,隐约可见除了这条大半都只能容一人通过的险峻山路之外,还有一些云梯、洞窟、甚至于荡绳和狗洞……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词蹦出来了?

好吧,那还真像狗洞!

这,这真是人能够通过的吗?

可惜,回答他们的是船家笑容可掬的肯定答复:“没有错,这就是通往无名镇的唯一道路,老朽在这儿掌船近五十年了,从不说谎。武者老爷们您们应该是第一次来这儿吧?您们不知道,那无名镇啊,就在这山巅之上,老朽有幸,年轻的时候去过,山上有一条吊桥,直通悬崖的另一头,而无名镇啊,就在那儿!”

三人嘴角直抽抽。

回过头,站在山下,萧铁再次抬头仰望,一时间非常无奈:“话说,我应该没有恐高症吧?”

都已经到这儿了,而且船家的话也说到这儿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硬着头皮,萧铁当先踏上了这条山路,小心翼翼的开始攀爬。

祝生和童安两人对视一眼,欲哭无泪,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不过抱怨归抱怨,他们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三人都非常小心,样子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这一幕放在那老船家眼中,却是露出会心一笑,在其离开之前,忍不住大声对三人喊道:“三位武者老爷,如果您们能够顺利上到魔云台,不妨去北边看看,那风景啊,可是一绝哟!老朽这就离开了,如果还需要老朽,可在此地放下红船,老朽等看见,必定会来迎接!”

听见老船家的大喊,声音在峡谷间回荡,好悬没让萧铁直接掉进江里,他一愣,朝下面望去,顿时间一阵头悬目眩,隐约间,一条扁舟顺着江水乘风破浪。

不敢多看,连忙收回目光,一边心脏砰砰跳,一般也是跟着大吼了一句:“多谢老船家的提醒,俺一定会去看看的,祝你老回去一帆风顺!”

卧槽!

刚刚就被吓了一跳的祝生和童安两人顿时浑身一抖,差点尿了,冷汗直冒!

他们一脸幽怨的看着萧铁,这是夭寿啊!

“额。”萧铁被看得一愣,反应过来,不由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咳咳,你们两瞪俺干嘛?那啥,人嘛,有来有往,礼尚往来,俺这可不是故意的,嗯,绝对不是因为刚刚俺被吓了一跳,所以才想着也吓一吓你们,赶路,赶路!”

两人欲哭无泪,崩溃当场。

你居然还直接承认了,要脸否?

他们仰天长叹,暗暗为自己以后的命运捉急,遇上这等极品师父,前途堪忧啊!

山很高,高不见顶,云端高处有险峰。

三人一步一探,只是半个多小时,他们就感觉腿脚有些发软了,叫苦不迭,而且一路上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一个可以用来休息的地方。

要知道,他们走过的这段路,这才是这条路整个路程的百分之一不到啊。

想到这儿,三人不由心生绝望。

然而就在他们心中都叫苦不迭的时候。

一幕让他们膛目结舌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前方,骤然有一道身影出现,腾转挪移间,如履平地,只是片刻功夫,这人就已经来到三人面前。

快,实在是太快了。

恍惚之间,三人发现那是一个年轻人,他显然也发现了萧铁三人,淡淡的瞥了一眼三人,咧嘴一笑。

萧铁三人尚未反应过来,此人一个闪身之间,身体直接纵身飞出悬崖。

萧铁三人顿时惊呼出声。

然而下一刻,那人手腕突然一翻,一条飞锁准确抓住崖壁一处位置,其身体一荡,萧铁他们看过去的时候,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远处……

一分钟,两分钟。

好半响。

三人回过神来

,面面相窥,膛目结舌。

这一刻,他们的脸颊都有些发烫,有些无地自容。

你妹,这脸打的,要不要这么快,这么响?

三师徒这一刻全都斯巴达了。

长春治疗银屑病三甲医院
张家港市第五人民医院
昆明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贵州市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上海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