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蓝白社第两百七十一章木甲之艺

2020-01-24 21:33: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蓝白社 第两百七十一章 木甲之艺

墨穷临走前,去了一趟图书馆。

据他所知,烟大的图书馆是蓝白社在登州的一个外围培训地点。

与正式社员培训的极限岛不同,外围人员都是在各自工作的地方学习知识,技能。

就像当初的麦克,他是安保公司的,所以在他的单位可以学习枪法和驾驶,以及其他诸多技巧。

但不是所有外围单位,都有这种条件学习,所以有的城市,会有一些蓝白社投资的培训机构,开门做生意的同时,也对外围人员进行特殊培养。

比如一些健身房,射击俱乐部,驾校之类的,外围人员想练什么就去相关地点。

烟大图书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是一个外围公共学习场所。

当初的杜小宇,表面上就只是个跑酷高手,这样的外围人员想提升自己,就会去所在城市的公共学习培训地。

在烟大图书馆,未开放的一个区域里,有着世界上所有的文化资料,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著作,乃至很多蓝白社内部教材。

车芸当初便是每个月底在这里学习,兼职管理员不过是想遇到其他外围人员,结识一下。

不过来这里学习的外围人员太少了,毕竟这里只是自学文化知识的地方,包括车芸也仅仅抽出两天来,大多数时候还是去参加极限运动与练习枪术和格斗。

墨穷打听了一下,发现车芸已经两年没来了。

用自己的徽章一刷,墨穷轻松进入了不对外开放的秘密学习区。

这地方外围人员要有许可证,正式社员却不用,一枚阿尔法勋章可以刷开全球所有的外围单位。

“你好。”进去之后,墨穷发现里面已经有一名外围人员在看书了。

见到墨穷进来,那人非常惊喜,急忙迎上来握手。

“可算有自己人了,兄弟,哪个公司的?”那人惊喜道。

显然,这人应该来过很多次了,只是每一次都是独处,没有遇见过其他同志。

这次看到墨穷,心想总算认识到了这城市的其他外围人员。

他并没有觉得墨穷是正式社员,从他的问话中就看得出来,他没有问墨穷是哪个部门,而是哪个公司。

墨穷笑道:“我种地的。”

这是社员的典型自称,如果是外围高层就听得出来,不过这人好像只是很孤立行事的外围人员,还以为墨穷真是种地的,毕竟外围职业千奇百怪,各行各业都有。

“啊……这样啊,我叫英飞,是个盗墓的,负责盯倒斗一行,来这查资料,你呢?”

“哦,我就随便看看。”

这人说出自己职业,倒是让墨穷一阵侧目,还真是什么职业都有啊,眼前这看似白领的人竟然是个盗墓的。

不过各行各业都要有线人,倒斗行当自然不可以没有自己人,若是有谁挖掘出了什么收容物,蓝白社一点风声都不知道怎么行。

收容物从古至今就有,墨穷当初不也是借张赫之手,从海里找出了四百年前的深潜木雕嘛?

指不定就有收容物,藏在某某古代贵族大墓里。

英飞就告诉他,当初挖据秦始皇陵,就发现了收容物。

当然,那收容物跟秦始皇横扫天下没有关系,那是个兵马俑收容物。

那个兵马俑是活的,有自己的思想,他能让附近一百个人与他同步。也就是他不动,那一百人就不能动,他前进一步,那一百人也同时前进一步。

绝对性的同调。

他跨步刺出一矛,就能令一百人即便身受百创,也会丝毫不差地跨出同样的步伐,刺出同等速度的一矛。

当然,如果被同调的人没有手脚,那就没用了。而除了这种情况以外,人只要还活着,哪怕休克了,也会完成同步。

如果兵马俑是在下葬之前就存在,那么秦国可能通过它建立了一支绝对精良,有着钢铁纪律,整齐划一如一人的部队。

不过一百人仅能影响局部战场,而且兵马俑收容物有一个极大的弊端,那就是被他同调的人会窒息,因为兵马俑的肺部没有起伏。

如此,同步者表面的胸部也被强制性地压制,想呼吸肺也不会膨胀,继而没法呼吸。

换句话说,他如果操控的是敌人,那么只需要静立不动就好了。兵马俑站着不动就能遏制一百人不动,哪怕没人趁机捅几刀,那一百人也会在几分钟后窒息而死。

如果这个兵马俑真的参与过战争,那么秦始皇很可能会因为想再多几个他这样的奇物,而征用能工巧匠完全根据他的材质缔造了成千上万个兵马俑,甚至于连带着无比喜欢金人之类的东西。

关于这个收容物,墨穷也知道一些。

因为没有任何相关记载,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秦国有他活跃的迹象。

研究部还是倾向于认为他乃是兵俑殉葬后,才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收容物。

毕竟这个兵马俑虽然有思想有记忆,但他却不记得太遥远的事了,在地下埋葬了两千年,那漫长的死寂与孤独,早已摧毁了他的心智,磨灭了他太多记忆。

不过他自称‘秦二五百主’粟去死。

这恐怕是唯一他存在于殉葬前的佐证了,但因为是他的自称,所以并不取信,因为这可能是他自认为的人设,或者说是他在兵马俑群体中代表的军职。

二五百主,是秦军千夫长,在当时是很正常的军职。包括粟去死这个名字,也都是很正常的,那是秦汉时期一种常见风格的人名。

不过融入了蓝白社后,学习了不少现代文化,那个收容物自己经常自嘲称呼自己为:二五仔粟去死。

“还有这种笑谈吗?”英飞不是正式社员,自然不知道这种正式社员圈子才知道的笑称。

“有的。”墨穷虽然不像英飞接触过那个兵马俑,但他的权限已经可以浏览屏蔽版本的贝塔级收容物了。

墨穷跟他聊了一会儿,发现这人找的不是一般的资料,而是在研究一个秘藏所在。

他认为鲁班乃至更早的偃师都掌握过一个有关于木甲机关的收容物。

木鸢飞行三日的传说可能是真的,而偃师的善舞人偶也是真的。

英飞痴迷于此,总结了很多资料给墨穷看,并指出现代都市中若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蓝白社肯定会将其视为异常事件,继而介入调查,确认其背后是否有收容物因素。

那么这事发生在先秦,难道就不应该用收容眼光去审视吗?

“我曾经历过兵马俑事件,也正是那之后成为了外围人员。兵马俑都可以是收容物了,木人为何不可以?《礼记》有注:俑,偶人也,有面目机发,有似于生人。机械发动踊跃,故谓之俑也。《广雅》也云:木人,送葬设关而能跳踊,故名之俑。”

“也就说,机械发动能够自己转动跳跃的木人,就是木俑,这种东西在先秦时期广泛存在。公输班能削竹为鹊,造木为鸢。墨子亦是开发诸多战争兵器,比如最早的弩机和云梯。”

“汉初多有描述先秦早有一种自动木人,能驾驭木车木马走得很远,这远比木牛流马的说法更要早了数百年……”

“更关键的是,我的祖上曾盗过一个汉代古墓,古墓机关重重,还有木人镇守,披甲执坚,轻巧灵动,杀死了当时所有盗墓者,只剩下我祖上一个人活下来,用一把大火烧死了那个木人。同行都以为是我祖上黑吃黑把他们杀了,但我自己家代代相传的说法,我个人是坚信祖宗没撒谎的……”

英飞也不知研究了多久,他为了寻找自己假想的收容物,找了无数资料。

其中有蓝白社收集的,外人不为所知的珍贵典藏,也有他出生盗墓世家所知晓的一些传言。

多方信息综合,他无比确信有那样一个收容存在,那个收容物能造与活人一般无二的木人,木鸟,乃至各种木甲奇物。

不过大多在先秦就被销毁,因为楚汉之争时,乱军大量地烧毁陵墓,所以流传到汉代时已然极少,就算有也是带进了墓里,之后彻底销声匿迹。

至于制造这种木人的方法,或者说东西,也更是汉初就失传,或者说失踪了。

前几年,英飞以寻找此物为由,向上申请了很多经费,与考古队合作挖掘了不少汉代墓、先秦古墓。

可惜一无所获,以至于现在上头已经将这种说法定性为:或许有,不追究,顺其自然。

想想也是,就算这收容物真的存在,也完全可以不追究。毕竟没有现世,没有影响现代社会,没有证据表明它具备巨大隐患。

甚至连是否存在都是未知数,早在两千年前就销声匿迹的东西,蓝白社没有刨根问底,非要找到的必要。

所以这两年,英飞已经没有蓝白社的支持了,完全是自己在坚持寻找。

……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网上预约
驻马店市中医院怎么样
佛山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扬州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武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