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枪声响起

2019-09-13 04:4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神秘来客
高大宏伟的上虞火车站耸立在104国道边,站前广场宽敞而清新,停着不少“TAXI”。温馨的候车大厅熙熙攘攘人头涌动,簇拥着很多等待上车的旅客。
2000年4月4日的这天傍晚6时29分,远处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由广州开往宁波的410次列车缓缓地驶抵上虞站,在原先5分钟临时改为 分钟的停靠时间里,旅客们匆匆忙忙地上下车。
笛声长鸣,车子启动,随着一声“咣当”,列车又徐徐地驶离站台向东疾速而去。
之后,有四位下车的客人东张西望地走出了上虞火车站,在站前广场招手“打的”乘上了一辆出租车,沿着笔直宽阔的 29国道宁波方向驶去。
夜幕已经降临,马路两面高楼林立,绿树环绕,道路平整如带。上虞的城区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一派流光溢彩。一路飘移,不时倒影出街头路面的繁华景致在灯火里闪耀浮现。
出租车开出百官城区来到了“二号桥”梁家山附近的一家水泥杆厂门前突然停车了,这几位“客人”心急火燎地直奔厂内。让人意外的是他们不是来厂办事的,而是翻越围墙,趟过一条小河之后窜入了“大树畈”五村居民区,然后消失在茫茫黑夜里。
这四位神秘的“来客”打破了一向平静安逸的百官街头,引起了很多人的阵阵燥动,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息。
这四位“客人”是何方人士,来到我们上虞此地又是做什么的?原来这四位“客人”叫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谷勇,其中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三个人都是湖南湘潭人。
杨良顺、杨卫兵是兄弟俩,他们家中还有四个姐姐一个妹妹。家住湘潭钢铁集团公司,父母均已退休。兄弟俩原先都是湘钢公司职工,1995年两个人都辞职成了无业游民,并先后离婚。在岳塘地区赫赫有名,算得上“称霸一方”的人物。
特别是1959年出生的杨良顺很不简单,上个世纪70年代末曾经当过兵,在边防某部任侦察班长,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曾是一名优秀的冲锋枪手,精于各种枪支和爆炸物的使用,还参加过全军五项全能比赛获第二名,部队对其评语特别提到“军事技术非常过硬”。
这次他们是在湘潭犯了命案,本想去宁波替人索债再捞一票。可不知怎么想的?竟在上虞半途下车慌不择路地急于逃命。
但他们到死也不会明白,为了追捕他们三人,在火车上便衣警察始终牢牢地监控着他们的举动,并在铁路沿线各地有一万余名公安民警、武警官兵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着他们,做好了随时处置他们的一切准备。
当三位“来客”逃之夭夭,脱离了跟踪追迹的警方视线,上虞市公安局内则灯火通明,气氛紧张。
晚上20时,公安厅副厅长、总指挥应勇与武警浙江总队参谋长李建忠,绍兴市公安局局长吴鹏飞等人一起研究围捕方案。上虞市公安局、绍兴市巡特警支队、省武警总队及绍兴武警支队的470多名民警、武警迅即撒开、严密设卡,铁路公安机关也快速调集了100余名警力控制铁路沿线。
晚上21时,守候的民警终于传来消息,在离百官不远的驿亭镇附近的铁路上发现了 名可疑人员,其中有一人还背着包。警方调兵谴将派出千余名警力迅速向百官东郊的驿亭靠拢,逐渐收缩包围圈。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只待拂晓天亮就行动。
在大家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的第二天,4月5日中午驿亭镇赵岙村老虎山下,骤然响起了枪声……

二、兄弟情深
当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谷勇四个人在4月 日的晚上2 时从株洲火车站上车乘坐由广州开往宁波的410次列车 号车厢之后,侦察兵出身的杨良顺总是隐隐感觉车厢里面似乎有一双双眼晴在盯着他们,可又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在火车抵达上虞站的时候,他逾发感觉危险在迫近,于是决定中途下车。
就在停靠站台的列车即将关上车门,随着“咣当”一声响后要离站之时,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谷勇四个人突然起身下车。这让在车厢内监控他们的便衣警察来不及有所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出上虞火车站。
为首的这个人是杨良顺,41岁,身高1.72米,上穿黑色夹克衫下着蓝色长裤,套黑皮鞋,头发较长、蓬松,手里提着一个蓝色帆布包,嘴里叼着一支香烟。
他的弟弟杨卫兵, 岁,身高1.7米,上穿黑色皮西装下着黑色长裤,也套一双黑色皮鞋,短发平头,短胡须,嘴里也叼着一支香烟。
还有一个是肖林明, 7岁,身高1.68米,上穿米灰色西装下着黑裤,套黑皮鞋,瘦脸,短发。
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谷勇四个人匆匆忙忙地爬上了出租车沿着 29国道宁波方向驶去。
他们本想“打的”从上虞直接到达宁波,可是到了“二号桥”梁家山附近,这里有一个上虞公安局的哨“卡”。出租车司机告诉他们:出租车夜间出城,必须登记乘客的身份证。
心虚的他们不敢闯关,无奈之下只能在此下车。下车之后,谷勇当即与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三个人分了手,一个人先走了。
而杨良顺三个人看到公路边是一家上虞水泥杆厂,于是翻越围墙进入了厂区,并趟过厂后面的一条小河,窜到了“大树畈”五村居民区。
然后,沿着人民东路向前走去。人民东路与铁路是并行的,杨良顺、杨卫兵、肖林明三个人走完人民东路的尽头来到了佛迹山,拐上了铁路,继续一路前行。
这个时候,夜色是越来越深,初春的寒冷让人冻得有点受不了,而且铁路沿线不时地人影憧憧,虽然杨良顺等三人不知道警方已撒开大网正在逐渐收缩包围圈,但也不敢冒然进入驿亭镇去旅馆投宿。
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又冷又饿的他们实在熬不住了,只能随便在路边找了一间棚棚歇休。
三个人倦缩在一起,杨良顺看着蹲在地上入睡的弟弟自己却不敢闭眼,他从口袋掏出一盒软壳白沙香烟来抽着,想起了往昔兄弟情深,杨良顺忘不了22年前的那一幕。
那还是他在株洲炎陵插队时的一个秋天晚上,他坐在一间破烂不堪的土砖屋里,一盏昏暗的油灯伴随着孤苦伶仃的他,疲乏的身体、烦闷的心情使得他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家。
就在此时,那扇烂门忽然“吱格”一声打开了,只见弟弟杨卫兵赤着双脚站在门口,“哥,我看你来了!”
原来,是才11岁的弟弟因为思兄心切,一个人竟偷偷地扒车来到了200里开外的株洲,寻找哥哥。杨良顺望着浑身“脏兮兮”又饥又饿的弟弟,非常心痛。拿出了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红薯片、板栗招待弟弟。
由于弟弟还在学校读书,杨良顺怕耽误了他的学习,第二天一大早就送弟弟到车站去坐车回家。
俩兄弟走在路上,突然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刹车失灵,直朝前面的杨良顺冲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年幼的弟弟却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一把推开哥哥。顿时,鲜血飞溅,自己得救了,弟弟的右脚被轧成粉碎性骨折,昏倒在地。
四天四夜的抢救之后,弟弟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没想到弟弟醒来的第一句话是“哥哥没事吧?”
杨良顺被弟弟感动得泪流满面。
杨良顺在心里暗暗发誓:“今生要一辈子好好保护弟弟,谁敢欺负弟弟自己就跟谁拼命。”
从此,杨良顺只要一看到弟弟吃亏了或流血了,就会热血上涌、头脑发胀,为了弟弟他可以不顾一切。
弟弟杨卫兵自从湘钢公司辞职出来之后,整天与社会上的一帮哥们混在一起,“吃喝嫖赌抽、蒙骗坑垮偷。”样样都不拉下什么都干,可是他的本事又实在不行,每次在外面闯了祸吃了亏都会求自己去帮忙。
唉!兄弟情如手足,没有理由能够推辞,也不能不帮。况且自己这条命还是弟弟救的呢!一次又一次的帮助着弟弟,时间一长,自己也就成了弟弟的靠山与后台。
杨卫兵做坏事,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可又时常担心弟弟会吃亏,只能在背地里帮他出些主意用来保护他。无形之中养成了弟弟更加肆无忌惮目空一切的性格,弟弟在社会上脾气是越来越躁,坏事也是越做越多,祸更是越闯越大。明明是没多少本事却还要硬充好汉,嘴巴厉害得不得了,如果不是自己每次出手相救,那一次都差点被人抓了。
唉!自己割舍不了兄弟情义,才落魄到了今天如此地步,也许是命中注定自己要死在这个弟弟身上。
想到这里,杨良顺用手揉了揉困乏的双眼,朝着朦朦胧胧的四周看了看,又摸了一下身上左右的两把手枪……

三、开枪杀人
杨良顺的手摸到了身上插着的双枪,又让他想起了弟弟杨卫兵这次开枪杀人的情景,这次闯祸就是由身旁的肖林明开始引发的。
月27日的这天是阴雨绵绵,连续不断地下雨,使得整个湘潭城市沉浸在湿漉漉之中,潮湿的空气让人感到格外烦燥和沉闷。
肖林明从厂里提早半个小时下班后回到家中,见屋里冷冷清清,老婆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叉麻将去了。饥肠辘辘的他于是恨恨地骂了一声:“臭婆娘!”
然后胡乱地扒了几口剩菜冷饭,把嘴一抹脚一伸,斜靠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看电视了。
过了一会儿,“嘭、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肖哥——”、“肖哥——”的喊叫声把肖林明吓了一大跳。
“谁呀?”
“是我!”
来人是宋建南,一个有钱又爱面子的主儿。
肖林明起身开门,宋建南一进门就急切地说:“厂里出事了,打起来了,肖哥你帮我去一趟吧!”
“我去又不能解决问题。”
肖林明回答着。
“谁不知道肖哥您与杨老二的关系?”
“只要您出马肯定能摆平!”
刚刚吃了点亏的宋建南给肖林明戴着高帽子。
“肖哥你帮兄弟的忙,我不会忘记你的。”
也许这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肖林明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
肖林明跟着宋建南进了冰厂,见里面已围拢了不少人。
原来,湘潭钢铁公司华光商贸部经理宋建东是宋建南的哥哥,而店后边则是湘钢华光食品公司冰厂,上午装IC卡智能电表,宋建东要装在门面里,而冰厂的那两个人坚持要装在冰厂里,双方互不相让。
争吵起来之后就发生肢体冲撞,大家都动手打了人。宋建南感到这次吃亏了,丢失了面子,心里很不服气,特意请来肖林明助威。
肖林明看见冰厂的那两个人还在,就给对方指手划脚地说了一大通。
可冰厂的人并没把肖林明放在眼里,气得肖林明脸色铁青,但面对眼前人高马大的对手肖林明也不敢动手。
情急之中,肖林明想起了那个杨老二(杨卫兵)曾经对他说过:“你肖林明有事只管找我,我保证帮你摆平。”
于是肖林明拿过宋建南的手机给杨老二打电话,告知:“冰厂这边出事了,请你赶快过来帮忙!”
20分钟之后,一辆的士停在了冰厂门口,杨卫兵、杨良顺赶到了,并杀气腾腾地跳下车来。
“人在哪里?”
杨卫兵扬起扫帚眉恶狠狠地问道,肖林明用手往车间里一指。
杨卫兵不分青红皂白二话没说,走过去对着坐在凳子上戴眼镜的那个人先猛踢几脚,转身又对旁边的那个人头部就是两拳。
二人猝不及防,倒在地上一边。
冰厂的两个人感到对方竟敢上门到厂里来闹事,欺人太甚了。于是,恼羞成怒。一个随手抓起冰刀,另一个操起铁棍,朝杨卫兵扑了过来。
双手难敌四拳,杨卫兵顿时处于下风。乱斗之中,家伙落到杨卫兵身上,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一见到弟弟流血了,站在身旁冷眼观察的哥哥杨良顺全身血往上涌,冲动了,他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狠狠蹭了几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像一条饿狼般地扑了上去。
杨良顺施展出了侦察兵的擒拿格斗手法,抓住冰厂那两个人的头部顺势猛地一撞,那两人立即被撞得昏头转向。
此时,杨卫兵乘机从怀中掏出手枪来,“啪——”地朝天鸣放了一枪。并骂了一句:“妈的,想找死!”
冰厂的那两个人,听着刺耳的枪声,望着凶神恶煞般的杨氏兄弟,吓得连连后退,并丢下了手中捏着的冰刀和铁棍。
杨良顺和杨卫兵各人从地下捡起冰刀和铁棍对着那二个人一顿乱砍乱打,冰厂的那两个人被打得血肉模糊不成人样。
但杨卫兵眼露凶光还不解心头之恨,竟又拔出了腰中插着的手枪,对准两个人的头部,一人一枪。
“啪、啪——”枪声震耳欲聋,两人“啊”地一声惨叫,顿时栽倒在地,头上的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四、仓皇而逃
丧心病狂的杨卫兵在冰厂开枪杀了人,旁边的人见状都惊恐得四散奔逃。这回穷凶极恶的杨氏兄弟替宋家兄弟挣足了面子,宋家兄弟为了答谢他们的帮忙,设宴款待。
于是肖林明从宋建南手中拿过“公爵王”的小车钥匙,由杨卫兵开车,一行人耀武扬威地来到了湘潭最高档的白宫饭店纽约包厢。
酒席上菜摆上来了,酒端上来了,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好酒好菜,彼此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宋建南举着手中香气四溢的酒鬼酒给杨氏兄弟敬酒。
“来,我敬几位兄弟一杯!”

共 4 24 字 10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生死逃亡拉开了故事的序幕,随着作者的叙述一对可以为彼此付出一切、凶残成性的亡命兄弟二杨在作者笔下展开了罪恶而短暂的一生。 在文中作者用两条并行的线索清晰地展开故事情节:一条是以二杨等四人亡命奔逃的过程为主线,另一条便是湘潭警方与长沙、株洲、杭洲、上虞等警方兄弟单位同心合力的抓捕过程。在作者的叙述中,二杨杀人如麻、偷抢打砸、小恶不断、大恶常犯,几乎无恶不作。作者在其杀人潜逃过程中极力表现出他们的狡猾与凶残。与这对兄弟血腥的罪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湘潭警方阳光正义的追捕行动,在警方高层会议之上组建了由喻军担任组长的“ ?27”专案组,并由组长喻军挑选出邓勇、张奕、饶斌等精兵强将加以强力实施追捕,经过周密的计划,通过污点线人卧底,一路将二杨及肖林明引向宁波并在途中多次实施抓捕,湘潭警方与长沙、株洲、杭洲、上虞等警方兄弟单位同心合力,疏散群众在上虞将这对凶残成性的兄弟一举击毙,可谓大快人心。跌宕的情节中亦不乏人性的剖析,弟弟杨卫兵本性善良,年幼时为了救哥哥甚至不怕以命相换,正是这样的真情让哥哥感动把弟弟当做了心尖来护着,为了弟弟他可以不顾一切,哥哥的溺爱让杨卫兵偏离了人生的方向,养成了他唯我独尊的骄横跋扈;而哥哥杨良顺在部队曾是优秀的侦察兵,部队给了他钢铁般的身体和狼一般的机敏,但却没能教出他正确的人生观、是非观,或者他的人生观、是非观在弟弟的救命之恩面前只能让路,从开始时为了不让弟弟爱委屈而打仗斗殴,到后来为了满足弟弟的愿望和扭曲心理走向犯罪。原本是正常健康的一对兄弟,就在这样畸形的精神状态里越走越远,直到走向死亡。途中肖林明面对幸福的一家三口,杨良顺面对昏倒求助的老人,他们心中也有过柔软的感动与懊悔,然而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从这一层来看,作者又红尘众生给出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警示。篇章以纪实文学体裁进行了详实的记录与描述,运用正叙、倒叙、插叙等创作手法真实再现了十年前发生在上虞驿亭的一起惊天大案,从时间、地点到过程都详细而准确。枪声响起,无辜的人死于非命;枪声响起,作恶多端的人自会得到应得的下场。鸿篇大作,推荐共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 -0 - 0 10:20:52 精彩的纪实作品,欣赏了,四万多字,跟作者道声辛苦。篇幅大,不太容易掌控,有些略带重复的情节描述,可以精减一下,个人所见,问好。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拉拉裤有哪些牌子好
小孩中暑怎么办
儿童中暑怎么办
小孩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