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4G迷局三国争霸无法形成合力

2019-08-15 16:5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越来越智能,但移动络的速度跟不上,再好的应用,效果也出不来。

  4年前上市的第三代通信技术 G,其每秒 M左右的理论下行速度已经满足不了使用者如今更高的需求。(描述数据传输速度的单位为bps,即每秒传输的比特位数。1Mbps代表每秒传输100万比特位。生活中说到带宽时,往往省略bps,直接说数量。本文即按此处理。)

  不过,当 G还在酝酿的时候,更高的技术应用已经在实验室里悄然进行中了。

  4G,第四代通信技术,下载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每秒112M,在试验络当中的实测速可以达到 0M~50M,是 G速度的10倍,甚至超越很多家庭使用的光纤宽带。4G时代,移动络将彻底告别 正在缓冲 的时代,用下载一部电影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有人曾经如此形容4G速度:如果说 G的速度是微风拂面的话,那4G就是刮台风。移动络再也不怕移动了。

  对于中国的通信产业来说,4G无疑是下一个金矿,掘金4G将是各大商家下一阶段必须抢占的高地。

  然而,这股早已席卷了美国、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的 台风 却迟迟刮不进中国。就在刚刚过去的201 年国庆节,传闻中的那个业界翘首企盼了许久的4G牌照,再次 跳票 了。 个中原因,很是复杂,牵扯的利益方众多,关键是谁都惹不起。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如是地说。

  三大运营商各有各的盘算,尤其是中国移动想借4G翻身;一些设备商则想借此次运营商4G设备招标改写行业地位;而还有众多的互联企业则是坐山观虎斗,等着坐收渔利。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道: 1G时代(模拟信号时代)、2G时代(GSM时代),由于技术专利都是国外的,我们在通信领域一直受制于人,多少利益白白拱手让人; G时代,我们终于提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 G标准 TD-SCDMA,但是由于部署得不好,也没有发展起来;现在,4G时代我们有了自己的标准,如何部署,非常关键,必须格外慎重。

  运营商又现三国杀,中国移动欲翻身

  所谓4G牌照,即4G的经营许可权,如同各行业的营业执照一样,只有获得工业和信息化部许可发放的牌照,运营商才可经营4G业务。

  牌照未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的表现却不相同:中国移动最迫切,中国联通最淡定,中国电信最郁闷。

  三大运营商不同的表现,源于FDD-LTE、TD-LTE这两种4G技术标准的不同。两个标准是LTE(长期演进技术,是 G的演进,是4G标准中的重要技术)的两种模式,前者在国际上已经有了比较广泛的应用,技术成熟,处于强势地位;后者是由中国提出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还没有大规模商用,技术还在演进中。

  选择的标准不同,意味着成本投入和技术水平不同,这直接影响到运营商的服务能力。

  按照目前的状况看,TD-LTE是三家运营商的必选项,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说道, 在初期举全部市场的力量发展TD-LTE是为了尽早让TD-LTE在国际市场上和FDD-LTE并驾齐驱,这是政治任务。

  2012年9月20日,工信部发布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国际移动通信系统频率规划事宜的通知》,该规划以 支持TD产业为主导,兼顾FDD应用 为原则,使我国与国际接轨。今年5月17日电信日前后,一位工信部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工信部其实已经拟定了4G牌照的发放方案:三大运营商先统一发放TD-LTE牌照,如果运营商还想建设FDD-LTE络的话可以向工信部提出申请,但相应牌照的发放会晚于TD-LTE。

  中国移动举双手支持发TD-LTE牌照,且对FDD-LTE没有表现出太大兴趣。从试验到招标,中国移动在推动TD-LTE商用进程方面一直是积极分子。今年2月,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发布TD-LTE 双百 计划,计划201 年中国移动4G络覆盖超过100个城市、4G终端采购超过100万部,基站数量超过20万个,覆盖人口超过5亿。此前,中国移动已经在包括北京在内的15个城市进行4G业务规模试验。日前,在牌照还未颁发的情况下,工信部批复中国移动4G试点城市扩至 26个城市。这积极的态度,缘于悲催的历史遗留问题。

  由于在 G时代初期,工信部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但技术有待发展的 G标准TD-SCDMA分给了中国移动,而将技术完备的WCDMA和CDMA2000制式分给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两个对手,虽然移动在体量上远胜于对手,但这样的分配注定 G时代的竞争不公平,最终也直接导致中国移动的 G络明显没有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络稳定,2G时代积累的用户也有不少因此转投了中国联通、中国电信。4G时代,中国移动必须通过早布局扳回一局。

  对于牌照这件事,中国联通是FDD-LTE的拥趸,掌门人常小兵在公开场合曾经立场鲜明地表明:中国联通将坚定不移地走现有技术路线,也就是FDD-LTE制式的4G络。这个选择,一方面缘于FDD-LTE在国外早已有了大量商用,技术较成熟;另一方面,则缘于成本考虑,自家 G时期的络只需要简单的升级便可平滑过渡到FDD-LTE标准的4G络,成本算下来很低。

  最纠结的是中国电信,自家的CDMA2000制式的 G络无法向FDD-LTE、TD-LTE任何一个方向演进,他横竖都得重新建,而 G时期建的成本还没有收回,怎么算成本都太大了。压力山大的中国电信董事长 被迫只得提出向中国移动租借络资源,或者共同建的建议。

  一方面是成本重压下对于营收的考量,另一方面则是工信部压下来的政治任务。

  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上上下下,在各种场合都暗示过对工信部发牌 一刀切 的决定不满,但无奈自己没有决定权。

2012年南京Pre-A轮企业
2009年东莞教育综合天使轮企业
受乐视整体负面牵累乐视金融延期理财产品已兑付完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