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终末之龙 第五百八十七章 圣骑士与耗子的区别(上)

2019-10-12 17:5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五百八十七章 圣骑士与耗子的区别(上)

“菲利……菲利”

菲利?泽里呆呆地把脸转向弗里德里克,灵魂却显然还飘荡在另一个世界。

从昨晚出现在这里开始,他就一直这样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小国王恼怒地瞪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又泄了气,沮丧地摇摇头,没好气地开口道:“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我可不想我的骑士被我的舅舅当成鬼魂抓起来。”

菲利神情恍惚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甚至都没像平常那样下意识地脱口说一句“我不是你的骑士”。

弗里德里克几乎要开始担心起来,他咬着嘴唇不停地看向菲利,好几次欲言又止,准备前往石榴厅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伸手捅了捅骑士的腰,用小小的声音在他耳边问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菲利回过神来,看着他眼中的恐惧不安与期待,不禁有些愧疚他是负责保护这个少年国王的圣骑士,可不该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让他担忧。

“别担心

,“我会保护你的。”

那根本答非所问……却又十分认真。弗里德里克对他皱起眉,嘴角却忍不住翘了翘。

“所以你是我的骑士了吗?”他的语气少有地欢快起来。

菲利咧了咧嘴:“……想得美。”

.

将弗里德里克和茉伊拉护送到石榴厅之后,菲利在傍晚之前还有大半天休息的时间。茉伊拉为他安排了一个房间,但通常他还是会溜到距离洛克堡最近的耐瑟斯神殿或溜回水神神殿……不过今天,他哪儿也不想去。

斯科特说出的那句话依旧在他的脑子里轰轰作响“费利西蒂并不是真正的圣者。”

那一刻菲利差点就像个神经质的狂信者一样跳起来大叫“这是亵渎”……

这的确是亵渎。不只是亵渎了神明,亵渎了圣者……也亵渎了他的信仰与记忆。

虽然莫名其妙地被一位已经逝去多年的老牧师一口咬定他偶尔的梦境是水神的启示,稀里糊涂地就成了圣骑士……菲利?泽里一直觉得让他留在柯林斯神殿的并不是什么对神的信仰。他相信的是肖恩……和费利西蒂。

他甚至如此清楚地记得自己对费利西蒂说的第一句话“嘿。奶奶,你迷路了吗?”

白发蓝眼的老人回头看着他,爽朗地大笑起来,伸手正了正他因为过大而稍稍歪到一边的头盔。

那时他根本没想到眼前身材微胖却步伐轻盈的老人,就是传说中的圣者……她看起来真的就是个亲切又充满活力的老妇人而已。

算起来他们见面的机会并不算太多。他对她的敬畏一半出于耳熏目染下的本能,一半出于她本身的魅力……或许还下意识地把她当成了自己从未有过的母亲他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他甚至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

他也说不出费利西蒂对他曾有过什么震耳发聩的教诲……回想起来。她甚至都不曾要求过什么对神祗的坚定的信仰。但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难以描述的细节,一点点的潜移默化,让他变成了今天的菲利?泽里他知道他并不完美。但总的来说,他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他知道斯科特同样并不完美……但他对费利西蒂的敬意与他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也不是会毫无根据地说出那种话的人。

也许他当时就该问清楚“为什么”……而不是怒气冲冲地离开。

他还扔下了一句相当难听的话,那让他满心不安地觉得。就算他现在想去问个清楚,也不一定还能再见到斯科特。

几声惊叫打断了他的思绪。圣骑士愣了一下。加快脚步冲过走廊的拐角。

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儿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又慌乱地退开,满脸潮红地低着头匆匆行了个礼。

菲利认出了那头栗子色的长发这是伊妮德,安格斯家的大女儿。最有可能成为弗里德里克的王后的候选人之一……虽然她比弗里德里克要大上三四岁。

“……出什么事了吗?”菲利微微有些尴尬地问道。

“……有……老鼠……”女孩儿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菲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却也只能无奈地点头:“别担心……我会好好告诉它这样吓唬一位淑女是不对的。”

伊妮德一直低着头,他看不见她的神情。但她身后拍着胸口匆匆跟过来的侍女却咯咯地笑出声来。

“那就有劳大人了。”

比主人要活泼许多的年轻侍女大胆地直视着他:“我想它就躲在那边的玫瑰花底下呢。”

菲利探头看了看,两个守卫正在站在几盆粉色的玫瑰花边发呆。显然对“抓老鼠”这样的任务并不怎么感兴趣。

圣骑士耸耸肩,走过去一脚踹在一个花盆上,精致的黑陶花盆应声而裂,一道小小的灰影窜了出来,逃向走廊的另一边,迅速消失在另一个拐角。

菲利捡起一块陶片掂了掂,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那边的拐角是条死路,只放了一条长椅供人休憩,就算是一只小到能用“可爱”来形容的老鼠也无路可逃。

他看着那小小的灰影用令人惊讶的速度窜来窜去,几乎心生同情。然后,在他准备扔出手中的陶片时,那惊慌失措的小动物一头撞向墙壁……消失了。

圣骑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他呆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向墙壁。墙上挂着一幅古老的壁毯,壁毯下的石砖一块块严丝合缝,敲上去也听不出任何异常……

“大人?”

好奇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带着隐隐的笑意:“您告诉……它了吗?”

菲利随口回应着,再一次仔细打量那幅连颜色都已经开始晦暗的壁毯。它几乎覆盖了整面墙壁,上面的图案不是什么传说中的故事,只是繁复的植物花纹……

虽然图案不同,但它看起来很像弗里德里克的房间里那一幅。

他伸出手,按在壁毯上……但并没有穿墙而过。

圣骑士沉思片刻,掉头走开了他有一些猜测……但现在还不是证明的时候。

.

稍晚时菲利避开所有人,再一次站在了壁毯前,稍稍考虑了一下失败的尝试可能导致的结果也不过是可能变成宫中的笑料之一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很快就会有新的笑料来取代他的。

他对自己挑了挑眉毛,后退几步,用足够撞晕他的速度低头对着墙壁冲了过去。

暗红色壁毯上的花纹迎面而来时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并没有感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他并没有撞上墙壁。

但他也没有来得及发出胜利的欢呼墙壁的另一边是向下的阶梯,而他冲得太快,根本收势不住,脚下一空,向前栽倒,狼狈地哐当哐当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他还穿着盔甲,巨大的声响在黑暗的空间里传得很远,好一会儿才渐渐消失。

圣骑士低声咒骂着爬起来,努力甩掉脑子里晕乎乎的感觉。

他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有感谢伊卡伯德的那一天那个不讨人喜欢的牧师在他们某一次失败的行动之后曾经冷着脸告诉过他们,“魔法有你们无法理解的精妙,不同的力量,不同的速度,甚至不同的语调,都有可能带来完全不同的效果”……

他认真地想过了他跟那只消失的老鼠的不同体型和速度。而这个城堡里的密道也好,魔法也好,总不会是为老鼠准备的。

那就只剩下了速度……但老实说,他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够成功。

这样就能够解释弗里德里克房间里的黑影从何而来。这座隐藏了无数秘密的城堡虽然能阻止魔法的施放,却是借助魔法建成的,他早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猫腻。

他在自己眼前挥了挥手,意识到这里并非完全的黑暗,不知从哪里透出的微弱的光芒,十分均匀地散在沉闷的空气中,微弱如冬日的星光,只能让人模糊地看见眼前笔直的通道。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在洛克堡的范围之内,却也不敢冒险尝试什么法术,只能握住腰间的剑柄,谨慎地一步步向前走去。

如果这里真的隐藏着什么危险的敌人,他刚才滚下台阶那一阵巨响已经足够吸引他们的注意,一个人似乎有些冒险……

但他都已经冲进来了,也没有就此退出去的道理。

.未完待续。

...

永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鹤岗妇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治疗白斑的医院
永州治疗妇科方法
鹤岗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