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孤臣孽子胡为真接掌国安会早已命定

2019-10-08 19:2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孤臣孽子胡为真 接掌“国安会”早已命定

  台海2月19日讯《中国时报》驻华府特派员傅建中今天发表文章说,“国安会秘书长”苏起以阶段性任务完成和健康与家庭因素为由,闪电辞职,遗缺将由前“驻新加坡代表”胡为真接任,在众多的可能人选中,不失为好的选择。本来马当局初上台时,即有传言胡内定为“国安局长”,但未成事实,去年底我在台北时,友人邀宴曾与胡晤面,惜没能深谈,当时有些胡已投闲置散的感觉,如今他重获重寄,深为故人庆。

  文章说,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胡为真负笈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时,我即已认识他了(在宋楚瑜的府上),那时的感觉他很稚嫩,但非常纯洁,是个可造之才。果不然,十年后他派到华府时,已是“驻美代表处”的业务组长(负责国会联络,等于参事)了,现在的“驻美代表”袁健生是他的副手,出道之早,可见一斑。不过以胡的个性,并不怎么适合从事国会的游说工作,因为他太认真,不擅于一天到晚和人喝酒吃饭搞公共关系,所以与钱复代表相处并不十分融洽,加以他被视为沈昌焕的人,而沈、钱一向形同水火,以致最后胡为真离开时,有泪洒华府之说,这是他外交生涯中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文章说,大家都知道胡为真是胡宗南的儿子,却不见得知道他有个Victor(胜利者)的英文名字,这是为纪念他父亲一九四七年打下延安而取的,胡为真就是那一年在南京出生的,胡宗南打延安的作战计划被潜伏在他身边的熊向晖事前泄露给中共,胡只打下一座空城,后来还陷于解放军重围之中,折兵损将,胡为真的Victor之名也变成名实不符的历史重担了。

  胡为真在华府服务时,现在的“外交部”次长沈吕巡与胡同事(沈是聘雇的谘议),沈最爱讲的故事是胡尚在襁褓时,某年老蒋亲临胡府拜年,胡将军正在前线督师不在家,胡夫人叶霞翟抱着胡为真应门,老蒋先生看到胡为真伶俐可爱,特别用手摸了一下头,所以在沈吕巡的口中,胡为真幼时即蒙老“总统”的御手油膏(anoint)过,自是不同凡响,而他今日接掌“国安会”,是早已命定,其来有自的。

  文章说,当然胡为真的宦途并非一帆风顺,在扁当政时,他不是为了抗议“去蒋、去中国化”而挂冠吗?成了孤臣孽子,后来还乘浮桴于海,游学哈佛学园,闭门读书,除了进一步研究他念兹在兹的台湾战略价值与地位外,一项意外收获是首次读到昔日“西方公司”干员何乐伯(Frank Holober)所着《中国海上突击队》一书,对于他父亲当年化名秦东昌在大陈岛率“反共救国军”戴罪立功打游击的旧事,有了第一手的了解。

  《孟子.尽心篇》说:“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胡为真背负着“国恨家仇”,他的忧患意识应是很深的,做个称职的“国安会秘书长”不该是什么问题,若期待他是台湾的季辛吉或布里辛斯基,恐怕力有不逮,一方面台湾对世界的影响力,不足以与美国相比,二方面季、布两人年轻时所受的“家国之痛”远超过胡为真,这种感同身受的经验是胡所欠缺的,他的境界及视野自然也就无法和季辛吉、布里辛斯基相提并论了。

婚姻家庭
野史秘闻
民生教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