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查尔斯其人

2019-12-04 11:28: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查尔斯其人

和梅特工聊天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她本质上算是个很不好打交道的女人,所以剩下的时间,赛伯一个人靠在车上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10分钟之后,有些手足无措的凯瑟琳被一位神态温柔的夫人送了出来,看的出来,她很喜欢凯瑟琳,很喜欢这个打扮和男孩子一样的小丫头,她甚至给茫然的凯瑟琳手里塞了一大包零食。

在他们打开门的时候,赛伯急忙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装出一副惊慌的样子,跑了上去,

“凯瑟琳,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我和你姐姐有多么担心你吗?”

他一边演技浮夸的说着,一边还在身后朝梅特工招着手,眼看着普莱德夫人眼睛里那一抹怀疑,万分不情愿的梅特工也快步走了上来,专业训练过的特工演技非常不一样,她摘下眼镜的时候,双眼已经泛红了。

“凯瑟琳,你吓死我了!”

她抱着凯瑟琳,声线都有些颤抖,看到这一幕,普莱德夫人才放下心,她将左手放在凯瑟琳头顶上,一边摸着,一边对搓着手的赛伯说,

“这小可爱不知怎么的,跑到了我家后院,把自己关在花园里了,把我也吓了一跳呢,你们是她的哥哥姐姐吗?”

赛伯点了点头,一边搓手,一边激动的说,

“我是赛伯.霍克,这是我的姐姐梅.霍克,这个小淘气是我的小妹妹凯瑟琳.霍克,我们在这个街区找了她快一上午了,万分感谢你,夫人。”

“没什么的,我和凯瑟琳也很投缘呢。”

温柔的普莱德夫人弯下腰,抱了抱小丫头,对梅和赛伯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但是我和我丈夫之前从未有过孩子,但是真的是很喜欢她呢。”

说着说着,这位夫人的眼眶突然红了,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她伸手试图阻止泪水,但怎么也止不住,看得出来,普莱德夫人对于这种情况也很疑惑,她狼狈的擦着脸,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我在哭?总感觉自己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啊,对不起,我失态了。”

看着手忙脚乱的擦拭着眼泪的普莱德夫人,凯瑟琳抽了抽鼻子,她的泪水也忍不住了,抱着普莱德夫人就哭成一团,手里的零食撒了一地,一大一小两位美女在这别墅门口哭的不成样子,让梅和赛伯感觉无从下手。

最后赛伯和梅特工对视了一眼,他想了想,弯下腰,安抚着嚎啕大哭的凯瑟琳,对触景生情的普莱德夫人说,

“我看着凯瑟琳和您也是非常投缘,其实在她出生之后,我们的父母就因为一场事故离开了我们,她平时都和她爷爷在哥谭生活,我和梅远在大苹果城工作,平日里也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这孩子的性格有些自闭,我从未见过她和一个人如此亲近,如果可以的话,普莱德夫人,我能冒昧的希望您成为凯瑟琳的教母吗?”

这句话让普莱德夫人擦了擦眼泪,她颇为惊喜的看着陈恳的赛伯,在内心涌动的某种冲动的驱使下,她甚至没有怀疑这离奇的要求背后那些让人深思的原因,就放佛思维在这一刻被强行扭转了一样。

就像是思维遇到了一个看不到的“虫洞”,直接被引到了另一个方面。

一头金发的普莱德夫人双手紧紧的抱着凯瑟琳,紧张而期待的看着赛伯和梅,

“可以吗?我真的可以拥有这样可爱的女孩成为我的女儿吗?”

赛伯看着凯瑟琳,小丫头的小脑瓜无疑处理不了这样复杂的问题,他便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我们只需要给她爷爷打个说一说就可以了,相信我,那是个和善的人,他会同意的。”

梅给他打了个眼色,赛伯便接着打的机会走出几步,然后就看到普莱德夫人抓起,朝着另一边喊到,

“你快回来,我们要有个女儿了,什么?工作...让你该死的工作见鬼去吧,我只给你30分钟的时间!啊,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她叫我妈妈了,快回来!”

那声音里满是怪异的欣喜,但落在赛伯耳中,却成为了某种神秘力量作祟的明证,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查尔斯教授...他竟然真的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赛伯低声喃喃自语,“但看上去,他依然无法蒙蔽人类本身的情绪波动,否则她就不可能和她“从未见过”的凯瑟琳这么投缘,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在意志层面的挣扎。”

“但普通人的力量是没办法和查尔斯教授较量的,除非教授主动帮她恢复,否则普莱德夫人终其一生,也只能以教母的身份和凯瑟琳相处了。”

梅特工叹了口气,她感慨了一声,然后看向赛伯,

“至于你,这个要求是怎么回事?你还是打算把两个普通人卷入变种人的事情里吗?”

“安心,我的梅特工,我只是用我的方式帮小丫头和普莱德夫妇实现团聚而已。”

赛伯无所谓的摇了摇手

,“我们两最终还是要回哥谭的,唯一的不同是,小丫头在纽约多了两位亲人而已,这不会影响你们的工作,不是吗?”

“但愿吧。”

梅点了点头,她有些怀疑的扭头看了看相谈甚欢的凯瑟琳和普莱德夫人。

“普莱德夫人的情绪是感性的,现在就要看看普莱德先生会怎么处理这突发事件了。”

“我觉得会顺利的。”

赛伯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查尔斯教授如果真的和你说的那么神秘而强大,那么他就绝对不会留下这么一个漏洞,我怀疑普莱德先生的思维里也有同样的虫洞存在,一旦涉及到凯瑟琳小丫头,他的思维会和他的夫人一样,进入一种很感性的状态里。”

梅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你倒是对他有信心。”

赛伯没有回话,而是看着空无一物的街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我也很想看看,查尔斯教授能做到哪一步?”

15分钟之后,在赛伯和梅的观察下,事实果然如同赛伯猜测的那样,稍有些微胖的普莱德先生在看到凯瑟琳的那一刻,原本应该是精明慎重的性格,放佛发生了360°的大偏转,和他已经哭成泪人的夫人一样,带着生动而细腻的感情,对第一次见面的凯瑟琳关爱有加。

在听到他可以成为凯瑟琳的教父之后,这位先生激动的向赛伯和梅表示感谢,在内心里某种无法抑制的冲动的驱使下,这对夫妇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执行力,2个小时之后,在布鲁克林区的一个小教堂里,在犹太人特有的信仰的见证下,红光满面的普莱德夫妇,正式成为了凯瑟琳.凯尔.霍克的教父和教母。

一切都顺利到让人难以置信,赛伯和梅坐在小教堂的椅子上,他们是这场如梦一样的仪式的唯一见证者,两个人坐在小教堂的椅子上,看着严肃中带着多少带着一丝感动的仪式,梅的沉默不得而知,但赛伯的沉默,无疑是因为他真正感受到了从未见过面的查尔斯教授的神奇力量。

记忆和感知,这是人类存在最基础的双方,如果它们都可以被随意涂抹修改的话,那作为一个人的身份而存在的生命体的意义,是不是显得有些太过虚幻,或者说,这种存在本身,是不是就变得毫无意义?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顷刻间将一个精锐士兵的所有记忆都填充到一个17岁的孩子的脑海里,甚至可以将其复制,不到1个月,他就会拥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赛伯的声音低沉,只有他和梅两个人能听到,

“甚至更恐怖一些,如果他愿意,最少整个纽约的普通人都会尊他为王,甚至是“神”,一个21世纪的封建宗教王国顷刻间就会诞生,梅,我其实很好奇,你们是怎么约束这种不该存在的力量的?”

“我们不约束。”

梅特工的回答很直白,

“像是查尔斯或者埃里克这样的存在,是无法约束的,在上个世纪,国防部花了无法想象的代价,为埃里克建立了一个完全是塑料制作的监狱,地下200米,但只是因为一个看守的身体里铁元素的含量过多,就导致那个监狱被从内部攻破,那件事情之后,我们就放弃了约束他们的想法。”

“就像是我告诉你的一样,我们也会告诉查尔斯,如果他肆意使用自己的力量,我们会反击,反击的结果就是,双方两败俱伤,他可以在焦土中继续成为他想要的国王,统治无数徘徊在死亡地里的死灵,不要怀疑,赛伯,神盾局有这个实力,而且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领袖都不会冒这个险的。”

这个回答让赛伯并不满意,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扭头看向面无表情的梅特工,

“那么埃里克呢?万磁王和他的兄弟会,他们也会遵守你们的律法吗?”

梅活动了一下十指,

“他们不遵守。”

“所以兄弟会只要一露头,就会遭到全方位的攻击,万磁王的能力很强大,在他出现的战场,我们总是一触即溃,但他不是神,在和他们的战争里,我们才是占优势的一方,更何况...”

冷若冰霜的美女特工舒展了一下姣好的身姿,

“更何况,主张“和平共处”的查尔斯教授不会允许埃里克破坏约定好的一切的,他们双方存在的本身,就是对于对手最好的制衡。”

“哦哦哦...我现在越来越期待见到查尔斯教授了。”

赛伯咧开嘴,站起身,对朝着他跑过来的凯瑟琳张开了双臂,他笑嘻嘻的揉着小丫头的脑袋,低声问到,

“怎么样?和你的父母相处的好吗?”

凯瑟琳摇了摇头,但小孩子是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的,她脸上的笑容代表了一切。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忘记了我,但是现在他们还是我父母,我还叫他们爸爸妈妈,他们还爱我,我能感受到,谢谢你,赛伯!”

年轻人哈哈大笑,在笑完之后,他眨巴着眼睛,看着凯瑟琳,双手放在她肩膀上,

“那么,你会和我回哥谭吗?”

这一次,凯瑟琳没有犹豫,她使劲点了点头,她回头看了一眼向神父祷告的普莱德夫妇,她的教父教母,她回过头,这个经历过人世间最黑暗的1年的小丫头比同龄人懂得更多。

“爸爸妈妈他们要有小宝宝了,而且他们已经忘了我的一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并不是很伤心,他们还是我的爸爸妈妈不是吗?我会和你回哥谭的,我想老爹了,还有罗宾哥哥,反正我想来纽约玩,你们都会同意的,对吗?”

赛伯哑然失笑,眼前的小姑娘显然还把这一切事情都当成一场游戏,但这样也好,老爹对凯瑟琳是真的喜欢,老人也更喜欢小孩子的陪伴,说起来,赛伯觉得自己也应该感谢那位素昧蒙面的查尔斯教授。

他给了普莱德夫妇新的生活,也给了小丫头和过去告别的机会,最重要的是,他还不会失去自己的小妹妹,老爹也还会有自己的小孙女。

完美的处理方式,高超的智慧,赛伯在凯瑟琳的肩膀上拍了拍,推了她一把,

“去吧,去陪你的父母,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吧,等到要走的时候,梅姐姐会来接你的。”

“嗯!谢谢你,赛伯!”

小丫头趁着赛伯不注意,在年轻人的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哈哈笑着跑向了一脸幸福的普莱德夫妇身边,腻在他们身边撒娇,顿时,整个小教堂里,都充斥着孩子晴朗的笑容。

赛伯朝着普莱德夫妇挥手告别,他和梅并肩走出教堂,低声说,

“帮我安排吧,我想以最快的速度,见一见查尔斯先生。”

清远市慢性病防治医院
贵阳颠康医院
贵州治癫痫病的医院
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
昆明治妇科疾病费用多少
分享到: